©古隐BASTION | Powered by LOFTER

【岛凉】 面对面相恋

网红摄影师×花店老板
一见钟情
写得不好请见谅 OOC都是我的
赶时间赶到吐血身亡
====================

‘好热’

这是山田在送完又一波通过他的Twitter找上门来的小姑娘们后唯一的感想。
夏日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感受让山田一度十分唾弃少女漫里的沙滩情节。‘完全不是那种感受嘛!’山田将手中的玫瑰狠狠地插入盆中,又在反应过来后心疼地将玫瑰重新抱起理了理。

一会儿整理今天新进的花一会儿应付着来客,等到一切忙完天色也已近乎黄昏,连蝉声也越来越小。
山田看着仍在盆中未售出的花朵,拿起来亲了一下,低喃着“你没有被人选中不是你的错哦!”说完山田就红了脸,对自己从少女漫上学来的套路已经开始对没有灵魂的物体使用这个事情感到十分羞耻。
但没给他多余的时间害羞,山田只觉得眼角处有一团非常刺眼的光亮。他缓缓转头寻找着光亮的来源,终于在店门前的马路的对面发现了一个拿着单反的男子。

男子很快就注意到山田的目光在他身上,几乎是瞬间就将手中的单反放下。
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一条并不宽的马路对视着,谁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对方,谁都不愿意先打破这份恬静。
直到男子那边道上的一辆车连续按了几次喇叭,男子才在反应过来后朝山田深鞠了一躬,手忙脚乱的拿起脚边的背包,朝催他的车飞速跑去。由于太过着急,还不小心撞到了路过的少女们,道了声歉并递给少女们一张名片后坐上车离去了。

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山田只觉得自己怕是遇到奇葩了,却不知道这一眼会要了他一辈子。

山田收拾起自己诧异的心情,将最后的一枝花放入花瓶中准备带回家,就看到刚才被撞倒的少女们急匆匆地过了马路来询问自己是否还有没有卖完的花,山田笑着将原本装好带回家的花交到少女手中“你有归属了!”少女们看着山田对花一脸深情的表情发出尖叫,尽管这表情不是给她们。
而山田则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背过身去继续打扫店铺准备打烊。买到花的少女们选择在店中坐到关门顺便多欣赏一下店长的盛世美颜,虽然离的有一段距离,但女孩们的谈话内容却还是让山田听得一清二楚。

“刚才那个撞到我们的小哥长得其实还蛮帅的诶!”“是吗?好后悔刚才没好好看。”“等等,美穗你不是拿到他的名片了吗?拿出来看看!”被叫做美穗的少女从包中拿出一张淡蓝色的名片说道:“知道啦!中岛裕翔?后面还有他的博客名,叫Bullet。”旁边的女生也发现了“是诶!我看看啊!是个摄影师啊!难怪刚才一直在拍店长”另一个女生反手劈了一下她的头“你说话小点声啊!别被店长听到你在调侃他啦!”

‘不,我已经听到了。’这么想着的山田为了不让女孩子们感到尴尬选择不理会,但他也不由得深思起方才那个女孩子说的话:一直在拍我?!想到这里山田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烫,自己这算是被人盗摄了吗?
但是完全不觉得反感,回想起那个摄影师放下单反后俊俏的脸,山田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拍拍脸给自己降温,这个莫名的举动让身后坐成一圈的少女们感到很奇怪。

送走嬉闹着的女孩们,山田关上店门,拎起自己的包准备散步回家。
寂静无人的夏夜里的小道总会让人不由得想起自己在意的事,山田不得不说自己特别在意那个叫中岛的摄影师到底拍了自己什么样的照片,这种仿佛高中女生一般在意自己在喜欢的男孩面前的形象的想法让山田再次感慨自己怕是少女漫看多了。

山田知道自己无权反驳自己对那个摄影师的好感,尽管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却感觉像是已经相识多年的老友。
山田也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与大众不同会影响自己对合眼的男性的看法,但这次这种熟识感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感觉。‘好想再见见他’这个想法在山田脑袋里一成型,就惹得山田又一次红了脸。

好不容易忍着夏日的炎热和内心的蠕动回到家中,山田打开Twitter准备看看今天有没有人在自己的推下评论,结果一打开软件就被铺天盖地的艾特淹没。
从艾特中脱身的山田仔细找了找被疯狂关注原因才发现自己今天亲吻花的照片被人发到了网上,那个人粉丝还找到了自己的账号。

山田有点无奈,虽说这不是第一次因为自己姣好的长相被人关注,但如此大批量的关注还是第一次。
山田好奇到底是谁能引起这么大的连锁反应,在翻了一段时间的推后他终于发现那个将自己的照片发出来的是一个叫Bullet的网红摄影师。

等等……‘这不就是那个叫中岛裕翔的人的账号名吗?’反应过来的山田给自己的记忆力点了个赞,自己想的人这么快就被自己找到这件事让山田满意地给那个有着自己照片的推留下了个【我也觉得很好看】的评论,发出去后,山田一蹦一跳的去洗澡。

等到洗完澡,给家里的玫瑰浇完水等一系列必修课结束,距离发送评论的时间也已过去了一个多钟头。
山田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因刚洗完澡而显得软塌塌的头发,一边再次点开Twitter,没有收到回复,但却等来了Bullet的回fo。这种类似太太fo了自己感觉让山田激动得想下楼跑圈。

==========
在这座城市另一端的一栋商务楼里中岛看着Twitter上自己刚才fo的账号,不自觉地笑了出来。旁边路过的八乙女感到一阵恶寒。平常连笑容都懒得施舍给上级的中岛在加班的时候对着手机笑,这要不就是疯魔了要不就是傻了。

觉察到八乙女看傻子的眼神的中岛默默将手机收了起来继续修图片。电脑屏幕上穿着浅青色围裙的山田笑得灿烂。

看着这样的山田中岛感觉自己有点不太好,明明是第一次遇见的人,自己随身携带的所有胶卷上却全都是他。中岛并不喜欢拍人,比起人这种感情丰富难驾驭的选角他更乐衷于拍没有灵魂的物体或风景。但这样耗费一天蹲点只为拍一个人的事情他是从未有想过的,想到这里,中岛不免要开始怀疑自己的举动是否不够单纯。

我怕是病了!

这就是中岛给今天一反常态的自己下的定义"而且还是爱情病

得出结论的中岛苦恼地敲击着键盘,旁边看着的八乙女一阵肉疼,那可是他买的电脑啊!

为了阻止中岛的继续破坏,八乙女在远处拿起手机拍了张照发给了薮,配上文字【孩子长大了会谈恋爱了】想了一会儿又加了一句【你找机会开导一下吧!】

==========
山田自从被关注后每天都在掰着指头算日子,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山田也越来越消沉,中岛和自己完全就没有任何互动!
哪怕知道自己应该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主动出击但山田就是害羞不敢去勾搭,只是默默地看完了中岛发的所有的图片,连评论都不敢发了。

“啊……怎么办?”山田抓了抓头发,本来服服帖帖的短发被揉得乱糟糟的。
店里选花的客人看到这样的山田都不敢上前去搭话,以至于店主脾气不好这个传闻也渐渐的流传开来,山田更烦躁了。

直到一个没有什么客人的下午,当门口的铃铛响起的时候,山田连头都懒得回,摆了摆手说:“你想要什么自己看吧。”已然没有了往日的活力的山田只想赶紧做完这单生意早点回家和知念联机打游戏。

来客从门口的一个花盆里拿了几株薰衣草,走到收银台,敲了敲桌子,换来山田冷漠的回头。却又在一瞬间露出了冰川融化般的表情,山田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用手指着中岛。

中岛今天不似穿西装时禁欲的模样,略显休闲的衣服使得这个身材修长的大个子宛若一个高中生,还是呆呆的好学生那种。

而山田则是明明想见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他却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为了不让场面更尴尬,山田选择低头当鸵鸟,就是可惜地上没有洞。

中岛拿着薰衣草,放在桌子上推到山田眼前问:“请问这个和天竺葵在一起搭吗?我想送一个人,就是可惜那个人不怎么喜欢找我说话。”

理解了中岛意思的山田震惊地抬起头望着中岛,红透了的脸颊暴露了山田此时的心态。
看着身前的人故意移开的眼神,中岛低下身子,将山田死死地限制在柜台后,凑近山田红得滴血的耳朵,低声说:“我可是觉得很搭呢。”

====================
急忙赶的生贺,今天去了趟医院所以没写完《交换》
恭喜我岛24岁啦!
今后也请和甜甜一起为了jump的明天而奋斗!
关于花语:
天竺葵-偶然的相遇
薰衣草-等待爱情
这篇里的岛为什么不去主动找甜是因为在努力学习甜甜在意的花,最后被薮和光忽悠加实在忍不住了才去的

标签:岛凉
热度: 79 评论: 2
评论(2)
热度(79)

没有梦想的咸鱼

极限跑路中的爬墙人渣


子博∶万事俱备只欠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