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隐BASTION | Powered by LOFTER

【岛凉】候鸟 2 (ABO)

real甜√
趁现在还是甜的 多啃两口

西木_山酱家的味增:

>>>作品总目录<<<




《候鸟》2




山田站在摩洛哥蓝色小镇的石阶上,周围是挂着各式花盆的蓝色的墙,围成了一道错落有致的迷宫。他摸了摸墙上凹凸不平的纹路,墙面微冷,他走过拱形的通道,偶尔有嬉闹的小孩子举着什么玩具嘻嘻哈哈地从他身边跑过去。偶尔支出来的屋檐上趴着一只胖乎乎的猫,爪子收在胸前,安静地小憩。


山田背着他的黑色双肩包到处走到处看。


走着走着他就醒了。


山田睁开眼的时候天蒙蒙亮,被褥的触感有些陌生,房子的装饰也陌生,他才想起来不是在自己家,他已经搬到中岛家来住了。山田特殊的职业让他对气味总是很敏感——中岛家和他自己家到底是不一样的。他扯扯被子,睡不着,翻个身,还是睡不着,他卷着被子打了个滚,这下好了,睡意彻底消失。认命地坐起来,山田抱着他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方抱枕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发呆。


那天中岛遇见的Omega把中岛和山田的事发到了网上,还附了一张他们两个人结伴离开的背影的照片,Omega估计并不相信山田和中岛的婚约关系,毕竟连山田自己到现在都没有真实感,只是为了给中岛添个麻烦报复一下。两人考虑之后,在双方父母的同意之下干脆借机宣布了他们的关系。中岛身为一个出类拔萃的Alpha,让不少对这位CEO有幻想的Omega们碎了心。


至于山田这边,点头之交、合作伙伴都发来了祝福的短信,认识久一些的熟一点的在祝福之余八卦他什么时候和那位中岛家的少爷暗渡陈仓,每每看到类似的消息和留言山田都哭笑不得,我还想知道我是怎么一觉醒来就“被”结婚了。


然后山田就搬进了中岛的家。


在山田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时,中岛正好醒了从房间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一个套着法斗睡衣、抱着和魔方似的抱枕,赤脚踩在地毯上,陷在沙发里发呆的人。中岛愣了一下,他独居已久,家里突然多出个人需要时间习惯。


山田听见动静站起来:“早,裕翔君。”


中岛看着山田环着抱枕有些孩子气的模样笑了:“早安山酱,怎么这么早,睡不着吗?”


山田清晨喉咙有些干还带着鼻音:“嗯,有一点,你要上班了吗?”


“嗯,今天公司有会要开。”


“啊,那我给你做早餐吧!时间来得及吗?我是不是早点起来就好了……”


“来得及,会也没有那么赶。”


中岛看着山田急忙把枕头扔在沙发上跑去换衣服的样子,惯有的起床气不知怎的跑得一干二净。等他换好衣服梳洗完了之后,山田围着围裙已经把早餐都准备好了,因为没有足够的食材和时间,山田只好弄了朴素的蔬菜沙拉,还有花生酱烤吐司,又给他热了牛奶。山田对自己的厨艺还算有信心,只是他不太了解中岛的口味,更鲜少给别人做饭。他暗暗观察着中岛的反应,中岛吃着有些愣神的样子让他一紧张:


“怎么了?你不喜欢吗?还是我做的不好吃?”


“不是的,山酱做的早餐很棒。”中岛赶忙塞了几大口,“只是觉得很神奇,上班之前有人做好早餐,就是家里有人一起生活的感觉,很新鲜。”


原来中岛也和自己一样不习惯啊,想到这儿山田的那股不自在烟消云散:“裕翔君以前没有过恋人吗?”


“也有,但是都没有到在家里过夜的程度。”中岛在这方面还是比较保守的,一来他工作忙,二来他觉得和Omega谈恋爱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会酿出大祸。


那他是第一个住进中岛家的对象?山田有些惊奇,圆眼睛瞪得和小鹿斑比一样。


“总之,谢谢山酱的早餐,感觉一天都有精神了。”


“既然住在一起了,那我会负责给你做好吃的早餐的。”


他的厨艺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山田忍不住得意地笑。他们之间的婚后生活还需要磨合,毕竟他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但总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山酱不用工作吗?会不会太辛苦?”


“我不需要每天都上班,我有自己单独的工作室。”


两人又聊了一会,中岛看了看表,放下碗筷说了句多谢招待就回屋把领带系好。山田顺手帮他拿起沙发上的公文包,站在玄关看着他穿好鞋,把公文包递给他,中岛接了过来,自然无比的动作让两人都愣了,然后看着彼此,不约而同地噗哧笑出声。


等中岛说了句我出发了出了家门之后,只留下一股若有若无的薄荷味,山田站在玄关,脸忽然烧得厉害,刚刚那样,就像真的丈夫和妻子一样,自己这适应性也太强了吧?


 


山田将屋子收拾干净之后就出门了,他定的新的香精原料还没有到,只是带上笔和本着手做调研,说白了也是想寻找灵感来源。山田喜欢到处走,去寻找各种会让他钟情的气味,他独特的时尚感总能引领他找到一些特别的东西,他会把自己当下季节偏爱的元素记录下来,当他的概念成形之后就可以开始做配方设计,再根据他的设计进香料而后一点点调配。一款香水的原料加辅料可以有几十种到上百种,每个环节山田都会亲力亲为,而且他对自己的工作十分严苛,可以说每一份成功的作品都灌注了他巨大的心血。


山田先去了几家市中心人很多的,挑了几样店里最畅销的买下来带回工作室分析了一下香味的成分,在他的手札上一边标号一边记录——他想花时间来调查一下不同年龄段的人最近的偏好,这是一项市场数据调查,对比以前的数据再看看哪些是比较稳定的。


山田一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的,当他把今天份的资料都整理完之后已经是晚上了。他在思考要吃什么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再过单身生活,拿出手机给中岛发了个消息。


——今晚要一起吃饭吗?


——好想一起吃,但是今天要加班,(┬_┬)。


山田看着后边那个活灵活现的颜表情乐了,杂志上那个高冷而气场全开的中岛私下居然这么可爱。


——那不然我做便当给你带过去吧?


——又能吃到你做的料理了吗?可是这样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一人份两人份没差啦。


——谢谢山酱。


山田收起手机,把工作室锁好之后去超市买食材,顺便买了一套饭盒,他猜中岛家是不会有这东西的。当他拎着大包小裹回去之后,莫名其妙有一种居家感。


秘书在下班之前给中岛整理出第二天的行程时,就看见自家老板眼角眉梢都透着一层明朗的笑意,那神态在中岛身上很陌生,对她来说却似曾相识,秘书琢磨了半天茅塞顿开,这是新婚的滋润?!听说中岛结婚的消息时包括秘书在内全公司上下就一个感觉,猝不及防,有钱人的婚都是说结就结的吗,连一点恋爱的征兆都没有?知道了是中岛家的安排之后,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尤其对方还是山田家的儿子,门当户对,自由恋爱总归是不现实的,秘书想到那几个知道中岛名A有主之后仍不死心,坚持“中岛君一定是被逼的他需要人来拯救他离开婚姻的坟墓”的同事们,可以告诉她们洗洗睡吧,她的老板现在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谜一样的愉悦感。


山田拿着便当来找中岛的时候全公司几乎都下班了,只剩下中岛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见山田来了,中岛引着他去了休息室,把山田准备的菜肴铺了一桌。山田捏了几个饭团,做了厚蛋烧,还有和风串烧,保温饭盒里还温着汤。中岛捧起来看看饭团,又看看山田,他从前也有经常给自己加班的时候,已经习惯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饿着肚子坚持到家,再随意应付一些速食。


“捏得不是很漂亮,但是味道应该不差。”山田挑了一个形状最好看的换给中岛。


中岛摇摇头:“没关系,我会吃光的!”


山田不明所以:“你这么饿吗?那我那份也给你吧。”


山田说着真的把餐具放下了,中岛忍不住乐得摸摸山田的脑袋。山田不太喜欢如此随意的肢体接触,但是中岛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就不会觉得讨厌,山田在内心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喜欢中岛那张脸了,简直是万能的钥匙。


山田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香气,熟悉的陌生的混杂在一块浮在他周身,但是中岛记得山田是个Beta,山田和他解释了自己的工作之后中岛才想起来,山田也是Ryo,可是首屈一指的调香师啊。


“看来都是很辛苦的啊。”温热的汤流进胃里,中岛放松了下来。


“但是裕翔君肯定明白的吧,那种做出成果之后的感觉,赛高。”


“我懂的!不过山酱这么了不起的调香师,要是能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岂不是更厉害?”


中岛想象了一下,山田这种级别的调香师甚至可以短时间内分得清混合物中的上百种气味,信息素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特征,再相近的信息素也会有细微的差别。在对方带有信息素的条件下,山田简直可以帮警察破案了……像警犬一样,说起来会有像山田这样可爱得像剃成柴犬似的博美一样的警犬吗?


山田没察觉中岛天马行空的想象:“我闻得到。”


“哎?”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嗅得到信息素,当然对我自身没什么影响。”


“所以那天你能及时帮我解围,也是因为闻到我的信息素了吗?”


山田想到那天中岛被Omega缠住的事,点了点头。中岛这种级别的Alpha是足以对自己的信息素收放自如的,只是易感期的时候总会有疏漏,山田第一次和中岛见面的时候就有印象只是没花心思去注意。后来去会场找中岛的时候两种信息素混杂在一起,分明的Alpha和Omega的两种,Alpha的那个甚至有些熟悉,他循着气味正好撞见陷入窘境的中岛,那个熟悉的气息原来是中岛的啊。


“裕翔君的信息素像莫吉托,酒的醺香不太明显,薄荷的味道更清爽但是再浓郁一些的话,会很刺激吧……啊抱歉。”


分析起气味山田的职业病就犯了,可是信息素这种私人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性征,仿佛他在对人的五官手足评头论足一样,很不礼貌。


“没关系,山酱不讨厌的话,我反而安心了。”中岛看着山田懊恼的样子笑笑。


当然不讨厌了,他还蛮喜欢的,这种露骨的话山田没法说。


中岛的工作还剩下一个收尾,让山田等他一起回家,山田把便当都收拾起来之后跟着中岛回了办公室。山田本来觉得他一个外人呆在办公室不好,中岛说了句,你已经是老板家属了,山田乖乖地捧着饭盒坐在沙发上,一直等到一切结束之后中岛开车一起回了家。


倒车入库之后,中岛发现副驾驶上的山田歪着脑袋睡着了,空气安静得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中岛解开安全带凑近了去看山田的恬静的睡颜,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在自己身边才睡得这么放心,他停在一个微妙的距离,指尖描摹着山田的唇形,末了还是叫醒了山田。


“唔?我睡着了吗?”


“嗯,到家了哦。”


“谢谢裕翔君。”


山田捂着嘴打了个呵欠,解了安全带和中岛一起坐电梯上楼,对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 


中岛的山田的婚后生活开始步入正轨之后,中岛收到了他大学导师的邀请,希望中岛能以一个成功的CEO的身份回母校做一次演讲。中岛就读的A大是私立,商学院是招牌,中岛在读期间收获了不少东西,他的导师对他要求很严格,也不会因为他中岛的姓氏就对他刻意恭维。中岛在接手自家的集团之后把赚到的第一桶金捐给了学校购入各种器材和教材,已经是留在校史名册上的校友了。


中岛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自己不算成功,他所继承下来的名头不过是家里给他的,他所认为的成功是自己在原有的基础上开辟出新的道路,拿到更高的成绩。但是导师作为他尊敬的长辈,他无法拒绝。山田知道这件事之后来了兴趣,就问自己可不可以跟着他去,山田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读常规大学,而是直接开始修调香师的专业课程。中岛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看着山田湿漉漉的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他们约好时间,山田到公司去找他,然后中岛开车和山田一起回学校。


山田一想这是要回学校啊,于是开始折腾起衣柜,把破洞裤,小背心,皮夹克都收起来,找出了自己唯一的白色FILA,从箱底翻出了休闲背包,全副武装。他还翻出了眼镜盒里沉睡已久的黑边框眼镜,踩着一双运动鞋,刘海服帖地挡着额头,从头到脚彻底打扮成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的样子,娃娃脸干净又漂亮。他好久没这么“扮嫩”过了,对着镜子山田觉得有些新奇,一边哼歌一边往中岛公司去。


结果,山田同学直接被公司一楼的接待给拦住了。


坐台的姑娘见这一个“青涩”的学生跑来找他们的最高上司,面露怀疑,问他有没有预约,山田说没有,前台的人叹了口气表示,公司有程序,只好让山田坐在楼下等。山田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岛的家属,而且今天他这打扮,估计说了人家也不信,况且公司确实有公司的规矩,于是他发了个消息给中岛之后背着他的书包乖巧坐着等。


有员工发现山田一直坐在那里发呆,问了接待才知道山田在等中岛,姑娘好奇地凑过去搭话时才看见这个男孩眼镜下的眼睛美得过分。


“你在等BOSS吗?”


“BOSS?”山田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在叫中岛,内心吐槽了一下这什么黑手党式称呼,“是的,我和裕翔君约好了。”


裕翔君?约好了?姑娘惊了:“你和BOSS很熟悉吗?”


山田暧昧地眨眨眼:“你猜?”


姑娘还没来得及问别的,中岛就下来了。山田对着她说了句失礼了,然后就朝中岛走了过去。


“等很久了吗?”


“没有,刚到。”


氛围太好,刚刚前台的接待和同山田搭话的姑娘彻底傻了眼,一传十十传百员工们都在悄悄说,他们老板新婚生活不顺,搞外遇包养了一个超级好看的大学生。


>>> 


到了学校之后,山田知道了中岛演讲的时间和教室之后就和中岛分开逛逛校园——中岛显然和导师有很多话要聊。他提前十分钟到阶梯教室的时候,就已经人满为患,山田只好见缝插针地坐到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他身边坐的两个男孩子也显得有些兴奋,叽叽喳喳地讨论。


“我今天可是跷课来的,居然也没抢到好的位置。”


“说的和我不是一样,毕竟是那个中岛前辈,早知道再早点过来好了。”


七嘴八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随着老师的介绍,中岛走到讲台上,在话筒前,开始了他的演讲。中岛没有什么稿子,兴之所起想到什么说什么,条理却仍旧清晰,这种随性亲和的方式更是赢得了底下学生们的欢心。他没说多久就开始了自由问答的时间,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中岛都耐心细致地回答,但又留有余地让学生们自己思考。


山田远远看着在台上的中岛,和杂志上的、工作时的、或者私下的中岛又不一样了,中岛作为一个Alpha,无疑在事业上是有野心的,他有资本骄傲,但是却不会端着,他与普通人拉开的所有距离,都是用他勇往直前的身姿努力出来的……自己真的已经和这样的人结婚了吗?


“请问!怎么样才能找到像中岛前辈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呢?”


一个举手的女孩子压着兴奋和羞涩的声音把山田的思绪带回了现场,周围响起了一片笑声,山田突然想知道中岛怎么回答。


“那就先让自己成为同样、甚至更加优秀的人吧。”


中岛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越过一片人定在了最后一排的山田身上,山田迎上中岛的目光,后知后觉地读懂了他的话,刷地红了脸。


TBC

标签:岛凉
热度: 90
评论
热度(90)

没有梦想的咸鱼

极限跑路中的爬墙人渣


子博∶万事俱备只欠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