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隐BASTION | Powered by LOFTER

【岛凉】候鸟 4(ABO)

脑洞是我给的!开虐搞事都是我的锅!(站出来)

西木_山酱家的味增:

>>>作品总目录<<<




《候鸟》4




中岛趁着月色回到家的时候,客厅的灯还开着,漫着一股食物的香味。他在玄关把鞋子摆好换上拖鞋,看见山田屈着腿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边还搁着黑了屏的手机。中岛怕自己身上的凉气过给山田,便换了衣服之后才出来,走到沙发旁边蹲下来看着他。


山田这段日子才忙完新品,也是累得不行,怕是一直在等自己,在沙发上等得睡过去了。中岛凝视着山田精致的脸,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默默地看了半天,才忍不住伸手将山田整个人从沙发上横抱起来。这一动,怀里的山田反而醒了。


山田睡眼朦胧,眼皮还没彻底抬起来,奶里奶气地:“唔,你回来了……还没给你放洗澡水呢。”


中岛吻了吻怀中人凌乱的刘海下光洁的额头:“没事,我自己来,山酱安心睡吧。”


山田实在是太困了,嗯了一声在中岛臂弯里又闭上眼。中岛把自家Beta一路抱回了自己卧室——早些日子他们还是分房睡的,自从上次在车库擦枪走火之后,中岛就把山田的枕头之类的东西三下五除二都搬到自己房间了,山田也没提出异议,到了晚上自动自觉地和中岛睡到一块儿,水到渠成。


在二老关心他们那方面是否顺利的时候,中岛好歹不至于连同房这事都要睁眼撒谎。


中岛把山田轻轻放进被窝里,掖好被子的时候,山田又喃呢了一句,留着给他的晚饭在桌子上,然后呼呼地彻底睡了过去。中岛忍俊不禁,捉起山田捏着被沿稍稍露出来的手亲了亲,小声地说了一句辛苦了。


桌子上放着用保鲜膜包好的牛肉汤和白米饭,中岛用微波炉稍稍热了一下,将所有的料理吃得一干二净。待安顿好一切之后,中岛才摸黑爬上床,睡梦中的山田似乎感受到了热源和中岛的气息,一个转身滚到中岛怀里,中岛对这“投怀送抱”甚是满意,伸手一揽进入了梦乡。


>>> 


Ryo亲自操刀的新作MAR在上市之后就获得了一致好评,甚至比山田预期中的还要好一些,而这超出期待的部分应该归功于广告代言,或者说中岛。很多人看到了画面里的中岛才去买了这款香水,海报最后山田并没有露脸,摄影师最后后期制保留了山田的手臂,和海洋的气质极其契合的中岛,留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甚至可以代入自己。中岛在拿到代言费之后本来说要请山田吃饭,给山田补一次送戒指时没能安排好的约会,结果一直忙着也没找到合适的时间。


山田醒来的时候中岛已经去上班了,只是走之前给山田准备了早餐,还写了一张感谢他做了好吃的晚餐的字条。山田美滋滋地吃着,又因为没能和中岛说上几句话有些沮丧,也不知道是不是闲下来的缘故,他有事没事都在想自家Alpha。虽说总跑去中岛工作的地方不太好,山田还是决定去中岛的公司看看,能不能一起过个午休。


经过上次的事之后前台接待也认识他了,这不是什么大学生,而是正经“总裁夫人”,之前的误会让她们很不好意思,山田也不在意。这时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和另一个低头在看手机的人撞到了一起,怀里的文件撒了出来,山田见状走上去替她捡散乱的文件,结果在收拢的时候,一张标题为“LLAMA收购草案”的文件页赫然映入眼帘,山田瞬间僵住。


“那个……?”


中岛的女秘书看着眼前对着文件发呆的山田晃了晃手。


“啊,抱歉。”山田抬起头,神色如常,将纸理好对齐之后交还给她,“冒昧地问一下,你们老板是想要收购LLAMA吗?”


女秘书模棱两可地回答他:“老板只是说有这个打算。”


女秘书说完道了个谢就走了,山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他走到前台去告诉接待不要让中岛知道自己来过,然后离开了。


>>> 


山田从中岛那里离开之后接到了一个久违的电话,八乙女回日本了,问他有没有空见一面。


八乙女光,山田每次想起和对方的相识都觉得妙不可言。早年山田去瓦伦西亚看里卡尔多波菲尔的建筑作品红墙的时候,因为这个地方旅客一场火爆他订不到住宿便找人拼了一间,八乙女就是那个时候和他拼房间的人。


八乙女年纪稍大他一些,两个人一见如故,聊了彼此的事情。八乙女当时是出国培训交流,为了完成调研才来的,他还给山田讲了许多旅行路上有趣的见闻和出门在外的一些小技巧,虽然有时候喜欢开玩笑或者恶作剧一下,惹得山田频频吐槽,但是山田还是叫八乙女师父,联络方式的姓名存的也是师父。


“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闪婚,不对,当初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是三十岁以前满世界到处跑的那种人呢。”


两个人找了一家回转寿司店,八乙女一边低呼着就是这个味道只有日本才有的一边往嘴里塞鱼子。


“都是家里的安排,躲不过的。”山田盯着几个从他眼前转过去的寿司,都没什么胃口。


“那那位中岛总裁对你好吗?”


“挺好的,裕翔君人很好。”


“那你现在喜欢他吗?”


“喜欢啊。”


八乙女看了看山田那副恹恹的样子,一脸“你在逗我?”。山田注意到八乙女那夸张的表情,埋头吃了一块三文鱼的:“我是说真的,只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觉得我需要好好想想。”


都说爱情容易让人冲昏头脑,山田在和中岛结婚之后体会了一把星火燎原的感觉,如今他突然发现,埋藏在那份情爱之下的这桩婚姻说不定有许多不确定性,他或许有许多东西都遗漏,都没能认真思考过。山田本不是个容易失智的人,中岛的那份收购案是一个提醒,现在他需要把从前忽略的东西都拣起来。


“感情这种事啊,只有自己才能想明白,但要是实在想不通就顺其自然吧。”


“小光很懂的样子,是有什么经历吗?”


“咳咳!”


山田只是随口一提,没成想八乙女一口呛住咳得脸通红,山田忙抚着他后背帮他顺气。


“小孩子不要乱问。”


山田挑眉地指了指自己,复而拍了拍八乙女的肩膀:“已婚,单身,你说谁是小孩子?”


“你小子,我可是前辈,前辈哦!”


“小光也只有这种时候搬出来前辈的身份吧!”


吃完饭之后山田问八乙女怎么回去,八乙女家的那一位就来了。也是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很面善的样子,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缝,给人感觉很容易亲近,名字是薮宏太,是个Alpha,山田想原来也有这样和煦得像风一样一点压迫感都没有的Alpha呢。告别之后,山田站在街角看着两个人俨然老夫老妻又不失亲密的背影,笑得有些难过。


>>> 


中岛最近在忙一件大事。


这件事说不上保密,却也没故意声张,准确来说是在为另一个更大的计划做详尽的准备。他想要收购LLAMA。他仔细考虑过,中岛集团需要LLAMA这种高端而国际化的品牌加入,这符合他的战略需求,且LLAMA在瓶身设计方面一直有缺陷,他们没有固定的设计团队,而中岛集团则可以提供这方面的支持,同时中岛集团可以帮助LLAMA开辟更广阔的市场。例如VERSACE旗下也会有那种价格亲民的产品,能适应更多消费人群,但又不妨碍它在国际奢饰品中的地位和声誉,这对双方来说,就是共赢。


当然收购不能是一声不响地恶意收购,中岛打算做出最佳的方案之后无论如何也要说服山田。他觉得山田其实足够聪明,自己想得到的他未必想不到,但是中岛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是必须要有完全的准备的,LLAMA是中岛集团目前阶段规划的关键钥匙,他不能有一点冒险。


中岛发现山田最近有一些奇怪,工作又开始忙起来了,早出晚归的,他们时常碰不到面不说,山田还说因为有一些感冒怕传染给他又回到原来的屋子去住了。中岛虽然有些担心,但他只能等忙完这一阵再好好陪自家Beta。


当一切就绪,中岛以公事约了山田来公司谈,把那份修改了十几次的最后方案递给了山田,他的脑子里已经编织出Plan ABCDE的说辞,正全神贯注应对山田可能提出的问题时,山田只是草草地翻了一遍,目光浏览个大致。


“我没有意见,就这样吧。”


这不符合中岛的任何一项预期,虽然这确实是他要的结果,但居然这么轻易就让山田首肯了么?面对中岛古怪的神色,山田轻轻笑了。


“你想说的我都早早考虑过了,既然对LLAMA有好处,我没理由拒绝。”


中岛捕捉到山田话里的“早早”,他看着对方波澜不惊的神情:“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山田瞥过封面上收购案几个大字:“也没有多久。”


中岛联想着这段日子山田的反常,心沉了下去:“你生气了吗?”


山田摇摇头:“没有。”


中岛紧紧地盯着山田,目光严丝合缝得似乎不会放过山田任何可能出现的破绽,山田却只是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硬生生让中岛感受到了一股疏离感,心里没由来地有些烦躁,面上不动声色,缓缓垂下眼眸。


“真的没有生气。”山田清冽的声音划破了这窒息的沉默,“我很清楚,裕翔君没有做错,这确实是一项互利的计划。”


没有做错……这点中岛到现在也是坚信的,他做的是对的,但是山田温和而稳重的样子却隐约在提醒他,他好像错过了什么,又忽视了什么,微小得如水滴一样的东西,不知何时凝成了一道冰川,横亘在他们之间。


“后续需要我出力的地方,请随时联络我。”


山田的举止从头到尾都客套得挑不出一丝毛病,就连鞠躬的姿势都标准而精确。退出会客室关门的时候,山田看着越来越小的门缝里没什么表情把文件整理好的中岛,让门扉掩去了自己最后一点视线,亦如他们之间的某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一同被关在了门后。


虽说是收购,但到最后对外宣称都是LLAMA品牌加入了中岛集团,手续繁杂,还有部分人事调动和磨合。那天开始中岛和山田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微妙了起来,这回不用说是山田,连中岛都在避免他们在家里照面,以防气氛变得尴尬。好在近期因为收购两个人都在忙手续和工作,说是借口也好,名头也罢,总归是看上去相安无事。


只是山田偶尔到总部交接工作的时候,会看到西装革履走在路上的中岛,后面还跟着助理,似乎正和他交代行程。中岛在工作时孤注一掷又勇往直前的姿态,总是让山田不由得多看两眼,也只能是多看两眼。


LLAMA加入中岛集团的新闻再次席卷了各大主页,甚至有人议论中岛集团自新CEO上任以来可谓是野心勃勃。一切就绪后,中岛收到了久违的来自山田的消息,说有事想和他讲,方便的话希望他回家谈。无论是什么事,中岛都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干脆早早地结束了工作回家去见山田。他设想了很多种情景,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们俩“冷战”一般的日子的突破口,却是山田意外的请求。


“三个月,实在是太久了。”中岛不自觉皱起了眉。


“我明白,但是真的是很难得的机会。”山田说得极为恳切。


法国近期要举办一个香水展,主办方邀请了几位业界重量级的调香师,在展览期间可以互相交流和探讨,这对于山田来说,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更何况最近他和中岛还处于尴尬期。


“就算我同意,我父母也不会同意的。”


中岛的父母确实不会松口,对于老一辈来说,中岛家和山田家婚姻的稳定胜于一切,他们本就更希望山田作为Beta能够好好呆在中岛身边,而不是到处跑。风里来雨里去的角色在中岛家眼中应该是强有力的Alpha的责任,更不用提山田根本无心自家产业,反而在香水行业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所以如果你能帮我的话,或许他们不会发现的。”


“你是希望我欺瞒他们吗?”


“并不是欺瞒这样恶劣的事情……”


“山酱你在赌气吗?因为收购这件事。”


“和那件事没有关系,而且我说过了我没有生气。”


“我明白这个机会对你的意义有多重要,但是真的是纯粹地想要参加,而没有一点想逃避我的意思吗?”


这回换山田沉默了,这是这么久以来,两个人第一次面对面地直接撕开所有的保护层,直接谈。沉默之间安静得连墙上钟摆里的走针都听得一清二楚,末了山田看着中岛越皱越深的眉宇,叹了口气。


“我没有生气,这句话是真的。虽然LLAMA是我发展起来的,但是我没有把它当成自己的私人物品,它能发展得更好,是我最想看到的。”


山田拽了拽袖子,这之间的利害关系他早就考虑过了,基本和中岛的设想没什么出入。


“我只是,有点难过。”


中岛嘴唇开阖了几下,不知该说什么。


“我能问裕翔一个问题吗?”


“你问。”


“为什么,当初没有先告诉我呢?”


“LLAMA的收购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不能有一点差池,所以只能等到我有最大的把握去说服你的时候,才能和你讲。作为CEO我身上担负着整个公司,不得不做万全的考虑。”


“也是,谢谢你的坦诚。”和自己预想中的差不多,山田对着他笑了,“作为同样要对大家负责的Ryo我很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作为山田凉介,作为你的Beta,我还是会忍不住难过。”


中岛没有告诉他,也没有和他商量,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岛其实并不信任他呢?至少在这件事上,中岛选择了工作优先,今天是这件事,他们以后的路还那么长,要怎么办呢?


他们的婚姻其实本来就存在很多问题,只是在他喜欢上中岛之后,很多都被掩盖住,假装看不到,他和中岛有太多不一样,性格也好,理念也罢。早在他们结婚相恋之前,认识之初,中岛表示愿意为了家族企业而放弃个人幸福的时候,他就应该明白事业对于中岛的意义,只是婚后泡在蜜罐里久了,忘了。中岛的选择让他忽然失去了自信,他觉得自己本就不是安分守己又惹人怜爱Omega无法让中岛标记,满足Alpha的需求;这一切甚至提醒了他,他放弃梦想去成全这一段婚姻,会是值得的么,或许在这纷繁的情绪之中还夹杂着那么一点不公平。


中岛突然有些无力,虽然他好像有些明白山田到底在纠结什么,但他不懂要怎么解决这一切,于是他怀揣着那一份微弱如明灭不定的青焰一般的希冀,问了山田一个问题。


“山酱,讨厌我了吗?”


山田第一次在中岛的脸上看到了如此小心而犹疑的表情,他本该高兴对方的在意之深,却只更难过了。在山田的世界里爱和恨,喜欢和讨厌都是黑白分明的,他不喜欢那纠缠不清的感觉,会很疲惫。如果无法纯粹地爱,就当作讨厌好了。


“讨厌,最讨厌了。”


中岛低下头,手脚冰凉,一颗心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而呼吸困难,所以他没察觉到山田那句讨厌之中细不可闻的颤抖,和红了的眼。


TBC


搞事情了搞事情了,请不要打我!

标签:岛凉
热度: 90 评论: 3
评论(3)
热度(90)

没有梦想的咸鱼

极限跑路中的爬墙人渣


子博∶万事俱备只欠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