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隐BASTION | Powered by LOFTER

【岛凉】候鸟 5(ABO)

最后一波搞事👏👏👏不愧是我们西木木 让人泪如雨下

西木_山酱家的味增:

>>>作品总目录<<<


*本章微慧贵




《候鸟》5




LLAMA正式成为了中岛集团的一部分。当初中岛想要开拓香水行业的计划算实现了一步,他想要挖调香师Ryo来自己这里的想法,绕了好大一个圈,也得偿所愿。只不过这中间出了一点小插曲,让他尝遍了各种滋味。


忙来忙去,自己山田结婚居然也过了半年多了。


上次把话说开之后,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和从前彻底不同了。喜的是终于不再像冷战一样,悲的是,连对视都显得格外尴尬,尤其是收购了LLAMA之后其实山田也算是他集团下的员工,好在调香师的工作性质不用二十四小时坐办公室,不然在公司都要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话,就更不知如何自处了。中岛只能在山田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看看他,至于山田是否也会偷偷看自己这件事,就不得而知了。


明明是夫妻,是伴侣,却像隔了一条银河一样那么远,近在咫尺,远在云端。


中岛又想起山田说要走的那天,他那么义正辞严地不同意,究竟是因为两家的关系,为了应付长辈,还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呢?那之后中岛想了很久,山田和自己不一样,是一个Beta,自己永远无法标记他,无法从结合这一天赋中去感知他和拥有他,他觉得山田随时都可以走。山田那么耀眼而吸引人,只凭自己的话,恐怕留不住的吧,尤其是在自己让对方受了伤之后。


感情是一团旋窝,也是一潭泥淖,挣扎得越紧,陷得越深,而中岛觉得自己像得了一场重感冒。


“老板?老板?”


“嗯?”


“您签错位置了,名字写到横线下方去了。”


“啊抱歉,麻烦你重新拿一份过来吧。”


“好的。”


秘书十分担忧地把文件撤走,时不时瞟一眼自己的顶头上司,她很少见中岛在公司如此失态——说是失态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只不过她熟悉了中岛的作风习惯,眼睛比旁人警醒了些。这段日子,准确来说自从收购了LLAMA一来,虽然开会和谈话的时候中岛依然有条不紊,一旦周围没了人单独处理些细枝末节的工作时,中岛就会显得有些恍惚,随时随地都会陷入思考。她好久都没看到“总裁夫人”来公司了,难道是夫夫生活出了问题?自然,这些秘书只敢在心里嘀咕,不敢当面问出来。只是关于中岛总裁的私生活不止她好奇,底下的人也很关心,只是自从见过了那位长得出离漂亮的“总裁夫人”之后原本还抱有细微的幻想的人彻底死心了,如今只是单纯地八卦而已。


中岛还在为自己的前途不明而叹息时,就接到了好友伊野尾慧的求助电话,直接把他下班后的时间都约走了,约在了一家居酒,山田发来了短信说要处理一家北美公司的合作,因为时差原因要加班,中岛便更没什么回家的念想。伊野尾和中岛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伊野尾在另外一所大学读建筑系,是一次两所学校联合举办一场竞赛时认识的。两人不常联络,因为工作都很忙,伊野尾在校时还能逮到一些适当偷懒的机会,毕业之后从事了建筑业之后,隔一段时间就要在水深火热里过一阵——甲方的设计稿是要人命的。


中岛到居酒屋的时候就看见伊野尾已经坐在台子边开始小杯小杯地喝清酒了,一时间有些惊讶,他的记忆里伊野尾不像是会喝酒的人。等到他坐到对方旁边的时候,看见那个蘑菇头下那张憔悴的脸吓得差点把杯子摔碎了。


“你是刚赶完设计图吗?”


“算是吧。”


“怪不得搞成这样……麻烦来一份炸豆腐和鸡块。”


“你也差不多吧,我还以为你结了婚之后会看起来很幸福呢,怎么也这么……恍惚。”


伊野尾拄在台子上看中岛的眼神就像一把小刀,扎得他心塞,还说不出什么掩饰的话:“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吧,一时说不清楚。”


“总裁大人也很够呛呢。”


“你约我出来是有事吧?怎么一直都在吐槽我。”


“嘛,有事倒不至于,只是和大酱发生了点事情,出来解解闷。”


伊野尾口中的大酱叫有冈大贵,是他的Omega。伊野尾看上去秀秀气气可爱柔软的样子,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容易被他懒洋洋的外表给骗了,这个人其实聪明得很,只是避开锋芒不外露。伊野尾和有冈是大学时就在一起的老夫老妻了,虽然成天吵吵闹闹的,也互相陪伴着走到了现在。


“你们吵架了?”中岛看着热气腾腾的小吃端了上来。


“也不算……”伊野尾想了想。


“这暧昧不明的说话方式还真是折磨人。”中岛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顿正餐,胃里总算有了点东西。


“事情并不重要,重点是喝一点酒,解解闷。”伊野尾顺手给中岛的杯子倒了一点。


半个小时后。


中岛喝下不知道第几杯酒,整个人都像飘了起来。他的酒量还没有那么好,这家居酒屋的清酒喝上去清淡,可后劲十足,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醉意上头,一旁的伊野尾显然也不是很清醒。或许是二人都有心事的原因,比起清醒时更安静了。


醉了酒,人就像挣脱了某种桎梏,连带着平日里压在心底的情绪都和酒精一般散发出来了。中岛满脑子都是山田在自己怀中的温软,他像一个到处找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四处看,嘴里念叨着山田。


“还是我家大酱比较可爱啦……”伊野尾拍拍桌子。


“不不不,是亚麻酱可爱,跟我念,亚麻酱,可爱……”


两个人都醉得有些神志不清,口齿模糊又幼稚地在炫耀着自家的宝贝,到了中岛也不知道伊野尾究竟在愁些什么,反而把自己也灌醉了。后来两人付了钱,摇摇晃晃地坐了个出租,中岛报了地址之后,两个Alpha一起回了中岛家。中岛迷迷糊糊地掏出钥匙打开门,屋里一个人都没有,两人没走几步,一个趴在了沙发边,一个倒在地毯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上中岛是被一股红茶味和头痛搅醒的,Alpha之间的信息素多多少少都容易互相排斥,只是程度强弱的区别。在硬梆梆的地面上躺了一整夜,连骨头都不对劲了。他看着趴在一旁趴在沙发上的伊野尾,回忆了一下昨晚的事情,把对方推醒了。伊野尾记忆空白了一阵才想起来他找中岛出来喝酒的事,至于他们俩怎么最后在客厅“躺尸”,谁都想不起来了。伊野尾又闻到这股明显的柠檬薄荷味,忍不住在鼻息下扇扇风。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摸出手机,看见消息栏里一堆语气急切的短信,来了精神。中岛看着伊野尾一扫阴霾的样子:“和好了?”


“本来也没吵架嘛。”伊野尾站了起来,身体发软,但是眼神已经恢复了透亮。


“快回去吧,别让他担心了。”


“现在不是担心我的时候了,要早点和你家亚麻酱和好哦。”


中岛送伊野尾去玄关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门突然开了,山田正要往里走,就看见门口中岛和另一个人衣衫不整,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走出来,屋子里一股中岛的信息素的气味和陌生的来自旁边人身上的红茶味,山田忘记该作何反应,愣愣地站在门口好一阵,才触电般收回扶着门的手。


中岛眼疾手快地抓住山田:“不是这样的!”


伊野尾瞅了眼山田想了想还真是挺好看的,然后趁着中岛和山田说话的工夫赶紧离开,回家找自家的Omega,走之前扭头给中岛使了个颜色,让他加油,一番眉来眼去的,中岛眼睁睁看着山田努力撑出一个笑,又觉得笑得不太好看,尴尬地松下嘴角。


“伊野尾他是Alpha。”


“嗯。”


“他有Omega的,我们昨天只是一起喝酒,喝得有点多了就一起回来了,他好像是和自己的Omega发生了什么事。”


“宿醉头很痛吧,我去给你泡一杯蜂蜜水。”


山田没有说什么,只是很体贴地去厨房找出蜂蜜罐子,舀了两勺蜂蜜,再沏上温水,用搅拌棒转了转,蜂蜜水的中间被转出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越来越浅直到消失不见。中岛看着山田娴熟的动作,乱糟糟的脑子突然就反应不出来接下来要解释的话。


“你不在意吗?”


“你不是说了,只是一起喝酒的朋友吗。”


“所以,山酱就真的不在意了吗?”


“难道我应该像一个泼妇一样抓着你质问,还要检查你手机再逼你跪下道歉吗?”


山田捏着玻璃杯的手指泛起了青白,他将搅拌棒放置到了一边,把兑好的蜂蜜水推到中岛那侧,然后转过身看向宿醉后衣装狼狈的中岛。


他在那一刻突然想到,就算中岛今天真的带了一个Omega回家,甚至标记了人家,他又能怎么办呢?中岛是一个Alpha,毋庸置疑的强大而优秀的Alpha,就算自己的身后有利益关系的家族,就算中岛真的喜欢自己,但是他终究是一个Beta,一个不会受对方信息素影响的、永远无法满足Alpha天性的普通的Beta,甚至无法帮助对方熬过易感期,而这份在事业面前可以毫不犹豫被忽略掉的喜欢,能持续多久呢?又怎么敌得过Alpha的本能?


“别傻了,裕翔君,我们已经不是会玩具不见了而哭闹的小孩子了。”


“我没有不见!我就在这里!”


“我只是随口比喻的,而且你是个活人,又不是玩具……”


山田话还没说完就被中岛拽进了怀里,久违的温暖,裹着薄荷柠檬的气味,让他眼眶发热,索性闭上眼不去看。


“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拜托,现在不要挣开我。”


中岛拥着怀里乖顺而安静的人,感到山田渐渐放松,才收紧了手臂,仿佛一松开,山田便会消失。


>>> 


他们谁都没有再提那次宿醉的事件,全都当作没发生,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在悬崖边岌岌可危。中岛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样的局面,一笔生意的利益可以计算,可是人心却是不能算计的,而山田则是越来越清醒,不断地审视自己和中岛之间的一切。


中岛没过多久收到了一个消息,有一个合作方突然取消了这次的生意,这次的合作不能说多么重要,却也并非不痛不痒。中岛详细问了事情的经过才知道,那一组里有个成员抄袭了一个网上的一个创意设计,结果那份设计五年前在一个杂志上发表过,这件事被匿名者直接告知了合作方,对方一怒之下取消了合作并且表明以后会慎重考虑。负责人去和对方道歉并提出各种修补方案也没能挽救事态,在各个行业中,对于盗用之类的侵犯知识产权的事情看得很重。中岛只好亲自登门致歉,总算缓和了局面,没有对整个集团产生大范围的不良影响,只是合作是肯定告吹了。


正在公司内部纷纷猜测,是谁直接越过自家把这个事情泄露给对方的时候,山田直截了当地告诉中岛,是他做的。


山田向中岛承认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或者恐惧,反而坦荡得像放手一搏。


本来就是这边的过失,也无法叱责山田做错了,但本来是可以先报给上面自行处理的,这样也不会影响大局。中岛看着山田,心头突然涌上了无限的疲倦。


他们之间,只能走到这个地步了吗?


他缄默,山田也不解释,相顾无言。


很多时候,相恋只是开始,而如何维持一段关系却是另一个课题,有太多人终其一生去研究也未必能从这段学习中毕业,中岛觉得自己才开始迈出了跨越千山万水的第一步。


“山酱,很想去参加那个香水展对吗?”


“是的。”


“到现在也没有改变主意,对吗?”


“是的。”


“也像原来一样想去世界的各个角落旅行?”


“是的。”


那是山田的梦想,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


中岛深呼吸一口气:“你去吧。”


说出口的时候,中岛觉得心脏钝痛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松口意味着什么,像放飞了一只鸟儿,可山田本不是金丝雀,关也关不住。更何况他自己也没有成熟到能给山田相信的幸福,“我会让你幸福”“我爱你”这种话谁都可以只是说说而已,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山田之前有一句话是对的,他们不是玩具丢了就要哭闹的孩子了,何况和自己共度余生的眼前人不是玩具,自此主动权便彻底交给了山田,让山田自己来决定命运。


“父亲和母亲那边我会想办法的,我会说是我派你去考察分公司的情况,还有谈生意什么的,总之我会尽力妥善处理。但是无论如何,你每到一个新的地方给我一个音讯,好吗?”


不可否认的,在听到中岛说放手的时候,山田的胸口抽痛了几下。他做这件事说没有私心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是他做过的最任性的事情之一,另一件是坚持做了调香师,他想看看中岛对这件事的反应。很快痛楚就被一股如释重负替代,当真的得到了自己争取已久的“自由”的时候,他同时也得到了重新思考的机会,他想,中岛也是需要的。


许是因为即将分开,他们二人之间倒没有从前那样僵硬了。


山田一件件收拾着行李,搬进来的时候东西不多,在这边买的东西大部分又带不走,到头来只是拿走了自己很喜欢的几件衣服,一个轻巧的包,和一个小巧的登机箱。他把大部分东西都留在了中岛家,仿佛还会回来的样子,但是中岛清楚,山田没有带走的其实也挽不回他。


“常用药随身带一些吧。”


“嗯,带了。你再忙也要记得吃饭,不然会胃痛。”


“我会记得的。”


中岛从公司赶回家送山田去机场,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山田脑袋上戴了一顶鸭舌帽,中岛看不清他的脸。山田办完登机手续之后,捏着护照和机票,和中岛道了别,转身入安检口排队,中岛盯着山田小小的身影渐渐没入人群,一种惶恐的窒息感突然淹没了他,他不由自主地上前几步揪紧了隔离带。


山田到最后都没有回头看中岛,他不敢。天空万里无云,湛蓝得像披上去的画布,晴得让人觉得是个出去郊游的好日子,只是明晃晃的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疼。山田一直坐在机场发呆,放空自己,直到登机之后,他坐在窗边的位置上,从那个狭小的方形窗子看向越来越远的地面,慢慢地转过头压下了自己的帽檐——帽子下的脸突然多了两道湿漉漉的痕迹。


中岛开车回到家,他不知道没了山田这个房子还能不能称之为家,明明只是少了一个人,东西都还在,却空得像只剩下四面墙壁了。中岛走向桌子,看见上面放着一枚精巧的小东西,那是当初他送给山田的婚戒——山田没有把它带走。那个银色的小环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中岛艰难地把它拣起来盯了半天。


这个穿着昂贵的西装、看起来无所不能的Alpha,终于像个孩子一样哭出了声。


TBC

标签:岛凉
热度: 91
评论
热度(91)

没有梦想的咸鱼

极限跑路中的爬墙人渣


子博∶万事俱备只欠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