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隐BASTION | Powered by LOFTER

‖岛凉‖即便是一觉醒来发现窗外下雨了

非常感谢千重老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让鸭鸭每天都生活在快乐之中!你单位的私下日常或许就是这么平淡无华但处处透着对对方的依恋之情吧…今天的鸭鸭也在感动中为千重留下泪水(还是要说一句恭喜我们重)

IzayoI:

即便是,一觉醒来发现窗外突然下雨了什么的。


BGM:大きな世界  


 @古隐BASTION 鸭鸭生日快乐!


------------------------------------------------




  小玫瑰花瓶落在地上摔碎了。


  山田凉介早上起来收拾屋子,擦窗户的时候不小心带倒了旁边的架子,他慌忙扑上去扶,架子是勉强稳住了,花瓶却带着小玫瑰无可抑制地朝地下倒去,山田抱着架子下意识惊叫一声。


  里屋掀被子的声音,光脚踩在地上啪嗒啪嗒冲过来。头发还翘起一撮的中岛裕翔看看他又看看地面,虽然前一秒还在熟睡的大脑还没清醒过来,还是下意识一边问着你有没有伤到,一手扶过他怀里的架子放稳。山田惊魂未定,一看地上四仰八叉的花瓶碎片和垂头丧气的小玫瑰,懊恼和自责一下子涌上来,哭丧着脸故意跟中岛闹你怎么不关心我的玫瑰嘛。


  中岛揉揉睡眼转转脑子反应了一下情况,低头却只专心检查碎片有没有崩到山田脚前,看到花瓶里的水漫出来,眼看着就要浸到山田的拖鞋,于是一把把山田抱起来往卫生间走,说着乖我们去找拖布我来收拾一下。


  山田情绪还没下去,伏在他肩上挥拳锤他后背,嘟嘴絮絮叨叨明明是你给我的小玫瑰,你怎么不关心它一下嘛,你连问都不问它哦,也不好奇怎么倒的,你这个爸爸怎么当的嘛。


  中岛单手去够拖布,另一只手托着山田屁股往上抬了抬,打个呵欠说バラちゃん由妈妈负责管就好了,因为你妈妈太笨手笨脚,爸爸光是管妈妈都管不好了,下次妈妈再搞出这种事爸爸第一反应还是救妈妈啊。边说边走到碎片前,还对着躺在地上的小玫瑰认认真真道歉说“バラちゃん对不起喔”。


  “真是的,以后还怎么给你生孩子嘛。”一边说着,一边趴在玫瑰爸爸肩膀上忍不住偷笑了出来。


  “不是我生不生得出来的问题,是你这个爸爸当得太差劲……不许反驳!”


  感觉将来要为孩子问题有的吵的太太突然庆幸起还有二十年二人世界的快乐。




-




  山田跟知念约了下午出去,外景时路过的甜品屋,当时心里蠢蠢欲动的时候瞄了知念也很有兴趣的样子,果然约的时候对方非常爽快地同意了。山田公主心里得意极了,想老公不爱吃甜食又怎样,上天宠我还能赐我一个爱吃的闺蜜。


  昨天被发邮件催稿,中岛晚上熬夜修上次在乐屋拍的图,早上被小玫瑰事件闹得回笼觉也没睡着,中午吃完饭就没精打采,最后终于扛不住,打着呵欠和山田说了我先睡会儿。结果大约是太疲劳,到山田准备要走时都没醒过来。


  山田想着还是要和他说一声,走到玄关又退回来。可蹲在床边对着他的睡脸时,又一边托着腮犯花痴一边纠结起要不要把他叫醒来。后来想想算了还是待会发条消息给他,正准备起身走,夹克衫摩擦的刺啦刺啦的声音却把中岛吵起来,迷迷糊糊地咕哝了声“yama?”


  山田重新弯下腰来,一只手撑住床,看着他皱着眉揉乱发的样子笑笑,轻声问他:“你醒啦?”


  中岛“唔”了一声,闭着眼睛翻过身来在床边摸来摸去,摸到他的手就握住手腕往怀里扯,山田软下身来跌进他怀里,被他掀开被子往里裹了裹,一时间鼻端都是被他睡得热腾腾的空气和他皮肤暖融融的香味。


  “我要跟知念出去了哦,三丁目那家做香芋西米露的店,前天跟你说想去你又不陪我那家。”


  “唔。”也不知是醒了还是没醒。


  “想吃什么吗宅男,回来带给你。”


  “唔……不要。”抱着自己的手略松了松,声音越来越低,眼看着好像要二度睡过去。山田赶紧往他下巴上吧唧一口,挣开他的手起身:“那我去了,你不要一直睡到我回家哦,睡太多晚上又要睡不着了。”


  “……”手就着山田推开的姿势耷拉下来,呼吸渐渐平稳,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路不远,山田心情好想着散散步就没有开车。知念穿着相当眼熟的卫衣窝在卡座里吸着芒果汁打手游,被山田说这件都见三次了下次见面前记得提醒我给你带上次说好要送你的。


  知念扔下手机拖过一旁的抱枕,懒洋洋地说你不要因为嫁了有钱少爷就大手大脚为所欲为哦,山田立马切换俳优模式故作震惊脸说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又不是看上他的钱才和他在一起!


  “毕竟…”


  “毕竟除了有钱还帅是吧。”知念熟练地投一记白眼,懒得和他演下去,随口问他yutti在干嘛。


  答曰在家里睡成猪。


  闺蜜心想真是一种趁老公孩子睡了才敢溜出来喘口气的苦命主妇既视感。


  再转念想到前两天,山田在乐屋高谈阔论洗衣服与叠衣服的一百点烦处,中岛在团番自告奋勇给高木演示叠衣服的自信,心说不对,现在他们家里没准那位才是趁公主喝下午茶才能眯一会的苦命主夫吧。


  酣睡中的骑士主夫刚好梦见自家太太,在梦里甜蜜地打了一个喷嚏。


 


  招牌的香芋西米露喝掉一杯,芋丸糯米团红豆抹茶冰也分食掉一大份,拍着圆鼓鼓的肚子抱怨这下晚饭不要吃了的山田,被掺在店内活泼的BGM中的一阵突如其来的雷声把注意力拉了回来。


  窗外天空灰暗,店员适时把灯打开来,鹅黄色的暖光打在水晶盘底残留的浅绿色炼乳渍上,知念漫不经心刷着手机。


  “你带伞了?”山田看看表,盘算着要不要在这个尴尬的时点回去比较好,被对方轻描淡写告知没有大不了淋会咯,好像对即将到来的暴雨毫不在意。


  再拖拖害怕雨越来越大,现在出去又害怕被当头浇下,计算下从甜品店所在的小巷走到有出租车叫的大街的距离,再低头看看手机百分之十几的电量,忘带充电宝的山田心里的焦虑慢慢烧起来。


  这时候,被店员齐齐的 “欢迎光临”声惊了一跳,回头就看到高大熟悉的身材裹着卡其色开衫走进来。一转脸对上山田的目光,隔着口罩还是能从眯起的笑眼里看见笑容。


  “还以为和你说的时候你睡着了呢。”山田仰头看着像在发着光一样的中岛慢慢走过来,忍不住也冲他笑笑:“来得好及时啊。”


  “嗯,我心里感应到你在这儿而且很需要我了。”


  闺蜜抬头跟老同学兼同事兼闺蜜老公打招呼,心里也开始盘算离大路距离多远和我是不是很多余以及是不是现在走合适。


  “我开车来了,先把知念送回家,我们再回家?”


  诶,当他们夫妻俩的朋友真好。闺蜜光速在心里挥起小彩旗。


 


  是忙里偷闲的主夫,任劳任怨的骑士。


  也是骑着白马kirakira的王子殿下。




-


 


  把知念送回家,往后倒车的时候暴雨才下起来。


  中岛在镜子里看看山田的脸,山田手机上插着他带来的充电宝,捧着手机低头刷推特刷得正欢。


  正清清嗓子想说点什么,听见山田扑哧哧笑了出来,中岛问着他,他就举着手机给中岛看一眼几个月前两个人拍的杂图,念着配文说人家说你笑得太尬,想必不是真心要抱着我的。


  中岛也笑,说还不是你在开拍之前嫌热叫我不要抱那么紧。山田顺着他的话点头说是啊是啊,我这边就有人说看我都有拉开距离想必也蛮烦你的。


  “这话说得倒是没错,你那天动手动脚是挺烦的,那是个新人摄影师又搞不清楚状况,你让人家怎么想我们。”


  中岛无奈,一边打了转向灯一边往后视镜看着转弯。山田低头听他没说话,还以为是生气了,抬头看看他抿紧的嘴唇,伸出食指轻轻戳戳他的肚子:“不高兴啦?”


  中岛转过弯去开上大路,这才回过头来看他一眼笑笑:“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气。”


  山田心说怕不是又是死鸭子嘴硬,伸过手去拍拍他大腿:“别生气啦,就事论事嘛,又不是真的不想和你亲热。”


  中岛听到前半句哭笑不得,想说都说了没在生气了,听完后半句又想想不如干脆将计就计,想试试能不能勾出在影棚对自己嚣张跋扈的小妖精私下里更多的甜言蜜语。


  “那你怎么补偿我?”


  镜子里瞄到小妖精若有所思地咬手指,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说:“那中岛桑,我愿意跟你交往来补偿你。”


  中岛忍不住喷笑,说真是败给你了从你身上揩不到一点油。


 


  开到十字路口,中岛停下来等红灯。


  雨下得越来越大,前挡风玻璃上的水开始潺潺流成小河,中岛伸手把雨刮调大一档,又顺手把音乐按开。


  鼓声和着女歌手有磁感的歌声刚响了两秒,山田就伸手把音乐按上:“还不如听你唱。”


  俏皮地仰着头上目线,水灵灵的大眼睛天真又期待地眨眨。“怎么样,要不要唱给我听?”


  “你知不知道你撒娇的时候眼睛会含上水?”


  “诶?”吃了一惊,揉揉眼睛呆呆地看自己手指上的水渍,“我不是故意的哎。”


  “别用脏手搓眼睛。”中岛伸过手去拍他的手,顺势把他蜷起来的手指打开握在手心。“唱什么?314吗?”


  “不行,你唱那个老是故意跑调。”


  “Candle?”


  “不行太悲伤了我一听心里难受。”


  “毛病这么多给你唱段摇篮曲把你哄睡了吧。”


  “中岛裕翔!”炸毛的小狐狸翻过手来拿爪子挠他手心,中岛大笑起来:“不闹了,说到睡觉和你说个正事吧。”


  “明天十点不是有杂志摄影嘛。”“嗯。”


  “明天想早起回家一趟换件衣服,然后我从我家里直接过去吧。”“……嗯?”


  绿灯亮起来,中岛安全起见,松开山田的手往前开,山田把手叠在一起搓搓手指,声音里有些不满。


  “那你得几点起啊?”


  “我算算……怎么也得六点吧。”


  “哦……”低下头来继续刷手机。


  雨下得小了一点,雨刮卖力地跳来跳去,前挡风玻璃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中岛不敢猛踩油门,车子始终和前车保持一段距离,在下一个路口又刚好被拦在红灯前。


  “我说啊,”山田终于找到机会,把手机放在台上,偏偏头看中岛搁在方向盘上做打鼓状的手指,“我算了一下,你明天还是不要回去了吧。”


  中岛挑挑眉嘿嘿笑:“舍不得我啦?”


  山田也没否认,掰着手指头给他算:“起床洗澡,一小时,开一个小时回家,你又磨蹭一个小时,再开一个小时去工作……你看你的时间全浪费在路上了。家里又不是没有你换的衣服,上次逛街买的那件红色的,一次也没见你穿过嘛。”


  顿了顿又有点忸怩:“你今晚又不会早睡的……”


  中岛一怔,反应过来捏捏他下巴逗他:“早睡不了还不都是你害的。”


  山田一边往后缩着躲,一边双手捧住他的手,说你就不要来回折腾了,好不容易摄影开始得不早,多睡会儿嘛。


  又捏捏中岛的手心,故意放软了语气小小声:“就当是陪陪我……”


  公主火力半开,中岛已经扛不住缴械投降。山田看他抓起自己的手美滋滋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也不用起得更早帮你做饭了,真是折腾人。


  绿灯亮起,后面的车辆拍起喇叭,中岛不慌不忙发动起车子来,起步平滑又稳顺。


  


  只是记得带充电宝的人也会忘掉难以置信的事。


  回家后发现中岛走的时候忘记关窗,晾干的衣服全被雨打湿,窗台和地上溅了雨水一片狼藉。中岛瞠目结舌,山田转过头来想要发脾气,看见呆呆站着的他又发不出火来,想着不能就这么过去,压着声音问了“你说怎么办吧”也终于还是忍不住,从前几天的大事小情开始数落,一说说到上个月。


  “好了吧。”山田下一个话头还没来得及打好腹稿,被一直默默听着的中岛略显生硬地打断。


  山田心里一紧,想想自己是越说越絮叨,揣摩一下中岛的语气,又想起去年为类似的事情吵过的最后无法收场的架,心里一下子亮起了警戒红灯。可是心里的埋怨没有降下去又不想服软,绞着双手不敢抬头看他,心里又委屈起来,心说明明是你做错了怎么还这么凶巴巴。


  中岛拉过他的胳膊时还在想是不是要靠在我耳边说难堪的话,下一秒却被扯进照常温暖的怀抱里。


  “话多。我再洗一次不就好了?这次是我错了,下次我就知道了,出门前都检查一下就好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山田伏在他怀里本来想不能便宜了你,结果被他温柔拍拍后背哄,再想想一年前心高气傲脸红脖子粗摔门而去的两人,忍不住被他说得鼻头酸起来,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又问他那这次你怎么自罚?


  “罚我今晚都不要碰你好了。”深思熟虑一会下了好大的勇气似的决定,一边说一边实地执行般把怀里的山田拉开。


  山田扑上去揪他的耳朵忍不住笑骂:“这你倒是执行得爽快。”


  想找吵架的由头都找不利索。也不知道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还是其实都没变呢。


  不是什么完美先生,只是你想要的东西他都在尽他的努力提供而已。中岛的吻像雨点一样落下来的时候山田在想。


 


  夜里雨又淅淅沥沥下起来,中岛翻了个身把山田拥住,潮湿温热的呼吸打在山田肩膀上,手臂曲起来把他圈紧。山田觉得自己像陷入无边温柔的海洋里,在一扇一扇拍过来的温柔潮水间,不由得昏昏沉沉闭上眼睛。


  “我刚刚检查过了哦……窗都有好好关上,放心睡觉吧。”


  山田就要睡着的时候,听见肩膀处传来这么一句呓语似的低声。


  他忍不住翻过身来,把头埋进中岛温暖的胸膛前。




-end-


-------------------------------------------


一觉醒来发现下雨了也好


洗完的衣服被大风吹跑了也好


吃炖土豆的时候吃到生姜也好


走到咖啡屋发现喜欢的蛋糕卖完了也好


世上有那么多未知 偶然 和不可预料


可你会在身边这回事却永远不会变




就是午睡起来发现窗外下雨了,于是突如其来想写一个关于安心感的故事。


虽然有点仓促和无聊,可能是让人无法评论的故事吧我有数orz


那个人他不是十全十美的人,但是你想要的他都有,即便他没有想到的地方也有在极力想给你安全感。


偶尔犯傻日常器用的中岛王子殿下,在你所有困难和不安的时候,都始终是你的后盾和肩膀。


这一点是不是毋庸置疑了?

标签:岛凉
热度: 119 评论: 2
评论(2)
热度(119)

没有梦想的咸鱼

极限跑路中的爬墙人渣


子博∶万事俱备只欠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