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隐BASTION | Powered by LOFTER

【岛凉】候鸟 1(ABO)

呜呜呜呜终于等到你
能看到我那个破脑洞在西木木的手里成型
鸭鸭流下了感动的泪水【爆哭】
等着之后的发展!!!(乖巧)

西木_山酱家的味增:

>>>作品总目录<<<


*ABO的AB恋


*财团少爷CEO岛✖调香师凉


*婚后恋爱有


*这篇是鸭酱 @古隐BASTION 的脑洞,作为鸭酱5.30生日倒计时生贺连载。


*这篇和另一篇会交叉着更,不用担心坑了。


都OK的话那就看正文吧:


《候鸟》1


中岛在看完手头最后一份企划书并签字时早已过了午休时间,放松下来的精神感受到了胃里空荡荡的,他刚琢磨着要吃什么的时候,收到了一封邮件,同时秘书拿着一叠已经排好序的资料走进来,放在他的桌子上。


即便是每天会因为工作而见到,女秘书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自家老板——中岛裕翔长着一张不在镜头前抛头露面都可惜的脸,常年锻炼的好身材在HUGO BOSS的西装下衬得更加养眼,与人们想象中的严肃刻板的CEO形象不同,中岛总是很亲切,偶尔还会和下属开玩笑,或许是因为年轻,总是朝气蓬勃的。只不过一旦开始全神贯注处理工作,面无表情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却散发着异样的禁欲感,即便是在Alpha遍地都是的精英层里,也很难找到优质如中岛的Alpha了。


“已经都收集齐了吗?”中岛随手翻了几页。


“是的,电子版的已经发到您的邮箱,我整理出了一份纸质的。”


“辛苦了。”


中岛对着她笑了笑,女秘书赶紧离开,就算自己是个Beta都快被逼出能闻得到老板信息素的错觉了。


中岛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那个“LLAMA”的品牌logo。


LLAMA是时尚界里首屈一指的香水品牌,和大多数各方面均有涉猎的牌子不同,LLAMA专做香水,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也是每年在时尚测评中独占鳌头的品牌。LLAMA除了本身香味和它高质量的设计的优势之外,还有两个任何其它品牌无法模仿的独特之处,第一就是LLAMA接受私人定制,只要你付得起足够的钱就可以按照你的要求做出全球仅供此一位客户使用的香水,当然前提是你是白金VIP;第二则是LLAMA每年都会推出一个仅供会员购买的特供系列,这个系列可以中和Alpha或者Omega身上的信息素气味。


LLAMA品牌下有一位调香师,业内用的化名Ryo,调香师很少在人前曝光,似乎人也不常在日本呆着,但中岛有种感觉这个调香师非常特别,因为那些顶级的香水都出自他之手,他很希望能把这位调香师挖到中岛财团。


中岛集团旗下有很多品牌,已经在日本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也有国民认知度,在接任CEO之后,中岛不想安于现状,他的目标是稳住国内市场的同时打开国外的市场,同时将产品升级,打造一个更为精致且高档的品牌,香水则是一块敲门砖。中岛注意到,LLAMA即便是在本国销量并不突出的香水,却适应了国外市场,这证明调香师的眼界非常开阔,而且大胆。中岛在观察了几个季度的LLAMA产品之后,再加上以前的一些数据,锁定了这个调香师。


他在秘书查到的资料里找到了Ryo的工作邮箱,仔细斟酌了一番措辞,发了一封极为正式的希望能见面谈一谈的邀请信。中岛不打无准备的仗,正当他重新读一遍编辑框里自己的遣词造句时,手机突然响了,吓得他手一抖直接点了发送,中岛默默地关了界面,好吧至少应该没什么拼写错误。


>>> 


山田被手机狂轰滥炸般的响声惊醒时正做着吃甜品自助的美梦,鼓鼓的被子里伸出一条白嫩嫩的胳膊,在桌子上摸来摸去把手机摸下来,他打开whatsapp显示了十几条未读消息,全是来自母亲的,最后附赠的一张回日本的电子机票让他彻底清醒。山田倏地从被窝里弹起来,坐在床上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身上还穿着印着各种各样卡通的法国斗牛犬脑袋的睡衣,很少见家人这么强硬地直接甩机票回来,无言地勒令他回国。


意大利时间已经九点多,但窗外的阳光却像这一天刚刚开始一般。


山田把机票下下来保存好,又注意了一下时间,才把手机扔到一边去,洗漱弄早餐。他因为一个意大利家居设计师的巡回展在时尚之都米兰呆了一个星期,特意订了一家装潢别致的民宿,山田不是个奢侈的人,只是乐于也善于享受生活。眼看着明天就是开展,自家母亲大人一个机票他就不得不被召唤回去了。


山田打开窗户,这家民宿楼下是一家花店,微微湿润的空气里飘来了混杂的香气,他趴在窗口闭上眼嗅了几秒钟,辨识出了每一种花之后满足地伸了伸胳膊,去取微波炉里热好的土豆洋葱饼。他坐在玻璃桌前一边吃东西一边查看邮箱,突然看见了中岛的邮件。


中岛裕翔……是中岛家的少爷,中岛集团的CEO?


山田把盘子里的饼吃完,开始认真读起了邮件的内容——说起来他对各种财阀和集团本不感兴趣,只是就那么一次,他看到了杂志上对这个年纪轻轻就声势十足的CEO的采访,那个占据了大半个版面的特写,中岛穿着巴宝莉的风衣淡淡地笑着的样子让他迟迟舍不得翻页,甚至傻乎乎地摸了摸书页。采访的文字他是一点都没读,到头来倒是记住了中岛那张很符合他审美的脸。


邮件的内容和他以前收到的一些挖墙脚似的邀请函差不多,但是中岛明显文采和态度都好太多,山田怎么都没想到,中岛裕翔会对自己这么一个调香师感兴趣,想必中岛家最近也有计划在香水这个领域做些什么。如果LLAMA不是山田一手发展起来的,说不定冲着中岛裕翔那张脸,他就鬼迷心窍地跳槽了。


虽然他也有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但估计谁也想不到他一个Beta居然是LLAMA的负责人。


一个Beta,既没有Alpha那种强势的先天优势,至少在各行各业中的佼佼者大部分是Alpha,人们对于Alpha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崇拜;也没有Omega那种柔软的身段,被Alpha追逐和宠爱的吸引力,更无法像Omega那样怀孕生子,Beta也闻不到信息素更体会不到A与O结合时的那种与众不同的快慰,大概只能用一个词形容Beta,普通。可顶着这么一个普通的标签,山田着实不普通,他才二十几岁就已经拿到了许多Alpha努力一生也未必够得到的成绩。


不过山田还是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他能闻得到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只是无法对他造成什么生理上的影响,对他来说,单纯只是一种气味罢了。


山田对着中岛的邮件犹豫了一阵,至少见一面,应该没什么问题,反正他也是要回日本。于是回了中岛邮件,并告知对方最近的行程,放下手机的时候山田总算在被母亲逼回日本时找到了一丝慰藉。


 


山田回到日本刚刚倒了个时差就再次被母亲甩过来一个地址,并说有需要的话可以让司机去接他,山田赶忙回了个他自己去就好,然后看着那个地址愈发怀疑起来。他定了个位,那个地址是一家地中海式米其林西餐厅,需要提前预定的,他隐隐感觉母亲这次把他弄回日本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压下心中的不安,他还是稍作打扮,然后赶了过去。


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将他引到位置的时候,他发现不止父母都在,还有其它人,看起来也都是身价不菲的样子……等等,旁边那个,不是中岛裕翔吗?山田茫然地坐到了中岛对面的那个仅剩的空位。见这一桌都齐了,服务生开始上冷盘。


“这就是凉介吧?真是很漂亮的孩子呢。”


“哪里,中岛君才是真的是一表人才。”


两方的母亲开始互夸,一旁的父亲也在压低声音交谈什么生意场上的事情。山田坐如针毡不得不保持风度,他瞅了一圈也没能找到搭话的人,最后只好看向中岛,他纠结的时候对面的中岛已经悄悄地打量起对面的山田。


山田长着一张实在可爱漂亮的脸,中岛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偏偏就觉得山田凉介特别合他口味。那得体的举止之下的茫然无措,还有明明想向自己搭话或者求助又不知怎么开始于是自己和自己较劲的模样,中岛觉得自己不擅长的菜品都好吃了许多。


“山田君。”


山田嘴里还含着叉子,模糊不清地:“嗯?”


中岛点了点唇角:“这里有沾到酱汁。”


山田下意识伸出小舌舔了舔,又不好意思地赶紧用手帕擦了擦,看着对面中岛眉眼间的笑意懊恼了一下。山田自己在国外辗转奔波惯了,很少出席这么正式的场合,生活作风比较自由。


“那个,中岛君。”


“嗯?”


“你知道,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也是来之前才被告知的。”中岛放下刀叉,语气谨慎了许多,“长辈们希望我们结婚。”


“结婚?”


山田不可置信地瞪着了葡萄似的大眼睛,嘴里的食物都失去了味道,整顿饭都吃的心不在焉,直到分别之后,山田才有机会问自己的父母到底怎么回事,结果得知中岛家和山田家是以代代婚约为维系的世交,到了他们这一代也不例外。


山田家经营着私人博物馆连锁企业,不仅在日本国内有着相当的名号,人脉也相当广,结识了许多艺术界的翘楚,有名的雕塑家、书法家、艺术家还有历史点评家等等。山田家和中岛家看上去是在不同的领域独领风骚,但其实山田家的人脉对于中岛集团的发展也是很重要的,其中能折算出的间接利益无可限量。


但是在那天的饭局之前,山田从不知道自己还有个什么未婚夫。


“中岛家的孩子比我想象的更为出色,尽管在报道中就看过他的名字了。”


“这不是出色不出色的问题吧?我们才见了一面,就说要结婚什么的……”


“他A未婚你B未嫁,这不是顺理成章的吗?”


“不不不……”


“那么凉介,你告诉妈妈,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啊。”


“那中岛裕翔这个人不够优秀吗?”


“看上去蛮厉害的。”


“他长得不好看吗?”


“很好看。”


“对吧。”


“对……不对啦!”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你们的婚约是关系到两个家族的事情,所以妈妈希望你能慎重考虑。而且当初家里同意你做调香师的时候,你还记得交换条件吗?”


山田沉默了,握着电话的手指发白。那头的女声又柔和了一些:


“早些休息。”


山田泄气地坐在床边,拿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起自己作为Ryo和中岛的约谈,心中燃起了最后一丝丝微弱的希望。


>>> 


中岛和Ryo约在了一家商厦地下的星巴克,他想象了很久这个Ryo会是什么样子的,却在山田向他迎面走来的那一刻发现,确实没有比山田凉介更符合Ryo的感觉的人了。今天的山田穿得比那一日吃饭时随意了一些,只是就养眼这点来说,没什么差别。


“你是不是在那天吃饭的时候,就认出我了。”


“算是吧。”


没有了长辈在旁边,两人少了许多拘束,山田捧着他的星冰乐尝了两口。


“那今天山田君是以Ryo来赴约的呢,还是山田凉介呢?”


“Ryo的事情一会儿再谈,我想先和你聊一下我们的……婚约。”山田说的时候有些不自在,他连个正经恋爱都没谈过,然后一纸婚约突然从天而降,还是个这么夺人眼球的Alpha。


“可以啊,山田君想问什么?”中岛将山田的微表情尽收眼底,倒是从容不迫。


“就是你对我们结婚这件事,怎么想的。”山田咬了咬吸管。


“可以说,很合适了吧。”中岛坐直了身子,将咖啡的小勺子放在碟子上,“中岛集团正在转型期,需要山田家的支持,无论是发展还是舆论上都是,有利无弊。”


“婚姻是交易……吗。”山田皱起了眉,“就算,要和不喜欢的人生活?”


 “我本来就是商人啊。”中岛似乎料到了山田的反应,不过山田有一点没看透,虽然他并不爱山田,也刚认识而已,但他并不讨厌山田。


山田重新审视起了中岛,渐渐舒展了眉宇。对于中岛来说,婚姻、恋人这些东西在家族和企业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看中岛的样子甚至可以为了守护他的姓氏牺牲自己的幸福,山田可以理解中岛,也佩服他的隐忍和牺牲,尽管他不能认同中岛的婚姻观。


但是山田曾经和家里做过约定。


父母允许他去做调香师,不会逼他非要继承家业,但是交换条件是,别的事他必须无条件服从家人的安排,而且如果在香水行业没能成功,还是要回来经营家族企业。


“那么山田君呢?看起来很抵触的样子。”


“我?”山田笑得有些腼腆,“我对结婚这种事一直没什么实感,也没想过,所以有些不能适应。”


山田其实是希望自己能走遍世界的,欧洲、北美、南美这些地方他都想去,他想去见识新奇的东西,去学习和汲取来自万千世界的能量,每一个未知的国度、每一寸陌生的土地都可能带给他灵感,让他完成不同的作品,成为他心血的一部分。他爱自由,和中岛结婚的话,他的理想大概只能到此为止了。


“所以,山田君并不是讨厌我?”


“目前为止,不讨厌。”


他们又聊了一些,中岛也知道了LLAMA这个牌子是山田一手带起来的,心下明了让对方跳槽基本是不可能的了,至于合作山田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到最后两人做了一个很隐晦的约定,如果山田接受这个婚约,那么就在下个星期的产品发布会上来找中岛。


>>> 


中岛看着灯光下商务化的PPT听着主持人一丝不苟的介绍,有些心不在焉,他作为总公司的CEO本没必要出席这次发布会,只是因为和山田的约定罢了,但是眼看着快结束了,场内仍然没有山田的影子,中岛骤然觉得场内空气有些闷,便起身离开会场。一旁的负责人看见自家老板面色不善地离场,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以为是不是他们的策划出了什么问题。


中岛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就被一个男性Omega缠住了,中岛不认识他,但是这个人的衣着打扮一看就是精心准备过,似乎等和中岛独处的机会很久了。中岛冷漠地保持着他们的距离,但是这个Omega似乎很不甘心地一直在贴过去,中岛最近在易感期,忍着火气不想做出任何失礼或者越矩的举动时,听到了山田的声音:


“裕翔,你在干嘛?”


山田双手插兜,十分随性地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走到了中岛和那个Omega的中间,挽住了中岛的胳膊。


那个Omega气得差点跳脚,他不知道山田从哪里冒出来的:“你谁啊?”


中岛看着山田扬起脑袋盯着他的视线,不知灯光的原因还是别的,山田的眼睛水汪汪的,锆石一般通透,他出人意料地捏了捏山田的下颌,啄了他唇角:“山酱是我的婚约者。”


山田被中岛的突袭惊得刷地从脖子到耳根红透,晕乎乎地被中岛揽着离开,只留下那个呆若木鸡的Omega在原地。


山田反应过来的时候,咬牙切齿地小声:“刚刚太过了。”


“你来了是接受婚约了吗?”中岛唇角止不住地上扬。


“我没的选啊,像你说的,看作是一笔生意的话会容易许多吧。”山田觉得这契约似的婚姻也可以像契约一样在合适的时间解除。他又敏锐地嗅到了中岛身上的气味,那大概是他的信息素,乍一闻上去是薄荷味,但仔细地辨别一下其中夹杂着朗姆酒的味道,有点像莫吉托。这在他闻过的气味里是相当好闻的一种,只是他能想象得出,这股薄荷的味道平时很清爽,却也能变得极富侵略性。


中岛松了口气,至少接下来中岛集团的路能好走一些了,而且未来谁也说不准,当这场婚约完成了它的价值之后,两个人随时都可以自由:“那么,合作愉快?”


山田深呼吸一口气:“合作愉快。”


TBC


1.山田家的连锁博物馆模式参照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经营


2.llama和Yama同音,这个单词是火焰的意思。


3.由于我不是专职时尚界的工作者,有BUG请多多谅解,一切为剧情服务。

标签:岛凉
热度: 137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37)

没有梦想的咸鱼

极限跑路中的爬墙人渣


子博∶万事俱备只欠咕咕